“我们应该快乐。”

❗史喻only 偶尔去喻史蹭粮❗
❗是个圆规 墙头很多❗
阴阳怪气 德云社
喜欢的人也很多

头像和背景都是自己拍的
励志做一个相声博主

【史喻】秘密

 ·ooc是我的 不上升真人

·又是高中学pa 又是又烂又俗的梗

 社会大哥明x学习娃儿波

·这次在一个班 就是想写甜甜的亲亲了

 剧情烂烂 梗来自于一个普通的停电夜晚




-


 

我有一个暗地里才敢说的秘密。”

 



-


校霸和学霸坐同桌一个月了。

 


新来的班主任不知道班里的情况,数学老师一根筋,就把名字打乱随便排列组合了一个座位表出来,直接叫同学们换了。


可是却把这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世界的人换到一起了。

 


一个是拥有“森明帮”的年级老大,一个是年级前20但是骂人贼狠的学霸——全班的愿望就是看他们俩哪天打起来。


可是他俩不如他们想吃瓜的愿,居然还天天越来越熟络了。

 


随时都能听到最后一排的两个人一口一个“狗比崽种”,上课一个睡觉一个学习,下课就是互相掐脖子斗嘴,像两个小学鸡。


这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班主任还挺会玩。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史森明怎么惹到喻文波了,喻文波看起来特别生气的样子,下课之后一拍桌子站起来,把全班都吓了一跳。



“你个狗比崽种有本事周末下路对线solo!”他指着史森明的鼻子说。

 


这下班里人全愣了,史森明也愣了。

 



没想到吧,学霸不仅学得比你好,他游戏也比你打得好。

 


 

那场的三局两胜的solo赛有着赌约,赌约只有喻文波和史森明知道,是输了的人要告诉对方一个秘密。


不过那场赌局以平手告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两个操作佬最后一局同归于尽了,两边各执一词,都说是自己赢了。围观的吃瓜群众勉强作为裁判,左右看了看谁都不敢惹,就算作平手了。

 

 

从那以后,大家以为两个大佬都剑拔弩张了,正商量着要不要让班主任给换个座位,结果周一一到教室来看……怎么更亲密了。

 


稍微提一嘴,solo赛的时候两个人都是用的adc,不过史森明不怎么玩ad。他喜欢玩儿辅助。


确实,有不认识他的人默默嘲笑过他位置好弱——直到他们被锤石控到自闭之后。

 


这样的风格和喜欢玩德莱文的喻文波一拍即合,于是两人悄悄私下双排了一把。

接着喜结连理。(不是

 


史森明和喻文波就这样合体了。在这之后,他们班班级赛就再也没输过,十分钟上对面高地是常有的事,年级所有下路甘拜下风。

 

 

学霸当然也去网吧。


史森明新奇过这件事,不过喻文波嘴巴这德行……不上网确实可惜,后来他也就淡然了。

 

 


本来以为是我们班打打杀杀的大佬,结果现在——

行8,坐在我们班最后一排的好兄弟,杀遍全校的下路杀手。

 


杀到想挂机那种。

 


 

-

 


晚自习的最后一节是自习,教室里闹哄哄的,来源在四处,不过最明目张胆的还是最后一排。


对嘛,一个社会大哥,一个学习大佬,老师也不想管的。

 


“这题出得就nm弱智,”喻文波做题喜欢骂题,“非得要绕一圈去求什么离心率……直接导公式不就完事儿了,傻逼东西。”


史森明在旁边看手机,没理他。

 


喻文波也没要他理,看着下一道题继续骂:“哎呀怎么又是这种要算一大圈得有意义吗……”

 

 

“诶!”史森明突然出声。

 

“嗯?”喻文波扭头看他,“怎么啦?”

 


史森明抬头木然地看他,又神经质地反应道:“没怎么。”

 


“啥啊。”喻文波凑过去看他手机,“我操岚切怎么又削了,ad还做不做人啊。”


“啊,”史森明点头,“这个版本ad都不当人,不过有爸爸在养你,你肥不起来算我输。”

 


喻文波当场就不愿意听:“操,你怎么又开始狗叫了,要是你钩子一个不中给我10块钱,现在都欠我好几百了。”


史森明把手机一磕转过身来,正准备贫嘴,结果凳子一歪,他人又没坐稳,一个趔趄就往喻文波身上倒。

 


“我操……”


喻文波和史森明同时叫出声,声响还好不算多大,史森明却只能一手撑在喻文波背后的墙上——两人的距离瞬间只剩咫尺。

 


“我操。”

史森明郑重地重复,整个人没有着力点,身子一点都支不起来。

 


 

本来就坐在最后一排,班里根本就没人往后看,教室里大家都在聊自己的,老师在讲台上给个别同学讲者题,也不想管的样子。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最后一排的异样。

 

 

也许是贪恋这一时狎昵,史森明突然就没有想坐起来。

 



头上的灯光不明显地闪烁一秒,叫嚣着线路老化的沉重负担,于是在数次反抗无果之后,它赌气似的罢工了。



教室——乃至整栋教学楼倏地暗了下来。




班里的同学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齐发出声响,新奇地为这样发生概率极小的事件起着哄。老师在讲台上找手机拍桌子,企图镇压在黑暗里极其兴奋的同学们。未果,她连手机都找不到。


远处的居民楼里射出不断移动的手电筒光线,从喻文波的头顶掠过,印下一摊光圈。


史森明都没有动,他保持着要倒的姿势一手撑着墙,鼻尖与喻文波近在咫尺。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大家的眼睛一时都有点不适应,但他俩因为一直看着彼此,在黑暗里也能看见对方的眼睛。

视线交汇——或者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地漫长对视,再慢慢聚焦。



直到嘴唇上轻轻地印下一个吻。

蹭过的速度太快,就像抚过一片轻轻的羽毛。




霎那间,周围打闹与哄闹的声音都听不见了,耳边只剩下了心跳,呼吸,还有脑海里的轰鸣。


走廊里的应急灯一个个地都亮了,光终于顺着窗口跑了进来,猥集在喻文波的睫毛下,印下一摊红晕。



史森明把自己撑了起来,背着光坐在座位上,脸朝前,看不清什么表情。




“我……”喻文波悄悄地开口。




灯又突然亮了。



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了每个人的眼睛,不过大家更多的反应,是在遗憾这样新奇刺激的时间没能持续太久,又只能悻悻地低下头学习。老师也终于在讲台边,摸到了快要被她推下去的手机。


喻文波闭了嘴,抿了抿不算锋利的唇线。



史森明看着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继续把他的书翻来翻去。



余光瞟到喻文波没动,他又悄悄一眼一眼地转过来看他,结果发现喻文波一直盯着他,他又忍不住要笑了。


“傻逼。”他笑骂。



喻文波恼羞成怒,当众翻脸:“诶你怎么还骂上了,占了老子便宜……”



“喻文波?”老师站在讲台上看到后排的异样,“怎么了?”



“没怎么老师,”史森明露出八颗牙地笑,“我打扰他学习了。”



老师却少有地没有骂他贫嘴:“那他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喻文波梗着脖子说不出话来,史森明终于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草。

喻文波脸更红了。




“喻文波你是不是不舒服?”老师继续关切地问。



“不是!”喻文波咬着牙,众目睽睽之下灵机一动。




他往旁边一指:“被他打的。”





史森明:???

 


 

 

-

 


 

史森明再回到教室的时候人都走光了,大家的桌子上都是书本,只剩下最后排的喻文波在背单词,一时居然有些孤零零。


史森明一下就笑开了,几乎是扑到喻文波身上,黏糊糊地说:“儿子你居然还在等我啊!爸爸太欣慰了!”


喻文波嫌弃地推开往自己身上蹭的史森明,一手去掐他的后颈,直到史森明嗷嗷叫,他才嫌恶地说:“单词没背完,谁他妈等你了……给老子滚远一点。”


史森明笑嘻嘻地坐在椅子上,也不收拾东西,就望着喻文波笑。喻文波才懒得看他,立马就开始收拾东西,风卷残云似的一副恨不得马上就跑的样子。


末了他才转过头来看史森明,一脸傻样只知道看着他笑。

 


“傻逼,”他面无表情地开口,“走不走啊。”


“你就不问问班主任跟我说啥了。”史森明把胳膊磕在桌子上。

 


“不想知道。”喻文波把拉链一拉。

 


史森明慢吞吞地开始收拾东西,“她叫我——诶真不想听啊!诶!喻文波你给我站住!”


 

喻文波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转身就不见了。

 

“诶!”


史森明笑着把书包一拉,起身的瞬间却又看到喻文波歪着头在走廊看着他。

 



喻文波慢条斯理地说:“快点啦傻狗。”

 

 

那一瞬间不知道又戳中了史森明哪根筋,喻文波探头的样子太可爱,在昏暗的光线里居然显得有点乖,和平时骂骂咧咧口吐莲花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从什么时候开始心怀那个秘密的呢?是学霸第一次骂他狗比的时候吧,还是他第一次眼睛放着光要和他solo的时候,或者是用嘴唇悄悄蹭过他的时候吧。

 

为什么非得是这个瞬间呢?

喜欢你的心情像开了盖的碳酸饮料,汹涌着就快要冒出来了。

 



电灯的开关在后门边,史森明突然擅作主张三步并作两步,在喻文波的疑惑声中,一下熄灭了教学楼里的唯一光源。

 


现在他的光只剩下眼前的人了。

 

 



-

 



 

“我操史森明你个崽种要干什么……”



喻文波又被迫拉进教室里,后背轻轻抵着墙,窗外的光照进来铺在大理石地板上,铺在木制的课桌上,铺在……喻文波的嘴唇上。

 


 

“喜欢你,傻逼。”


史森明咬了上去。

 



 

-

 


 

 

“班主任说什么了?”喻文波走在路上别扭地问史森明。


“现在又想知道了?”史森明一胳膊圈过喻文波的脖子,“刚刚不是不想知道吗?”

 


“啧,”喻文波不耐烦地看他,“不说拉倒。”

 

“哎说说说,”史森明败下阵来,“她叫我……”

 

 


路灯的灯光从树梢上落下来,落在少年的发尖和脚下,镀了一层柔软的光边。

 


“什么啊?”喻文波扭头看靠在自己肩头的史森明,一眼撞进满满全是他的眸子里。

 

史森明突然眯起眼睛笑起来,把手从喻文波身上放下来,悄悄在夜幕里拉起了稍微有点凉的手。

 

 


“忘了。”

 

“什么啊??”

 

“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我操别打你男朋友!!!!”

 

 


-

 


 

“那个秘密是什么?”

 

“喜欢你。”






END.

---------------------------------

果然是剧情废!不过写爽了!

希望大家在评论里留一点想看的学pa的梗 

又烂又俗的那种

我要把所有烂俗梗都写出花儿来(握拳




评论(16)
热度(169)

© 酤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