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快乐。”

❗史喻only 偶尔去喻史蹭粮❗
❗是个圆规 墙头很多❗
阴阳怪气 德云社
喜欢的人也很多

头像和背景都是自己拍的
励志做一个相声博主

【史喻】yǐn

补档

·ooc是我的 不上升真人

·极度ooc但我还是想爽一爽

·清水文手下水了 第一篇车献给史喻

·abo现实向卡车 微dirty talk注意



焦糖味Alpha史森明x奶啤味Omega喻文波




-
二十岁太年轻,三千年又等不急,就今夜,抱住,吻,我是不老的暮色,你是寒星。
                                         
——取义。



-

  喻文波是在一起之后才发现史森明抽烟的。



  他其实不太喜欢会抽烟的人,但对烟味也并不是那么敏感,大概是因为从小就不太务正业,再乖的孩子也还是沾染了社会的烟火气,尼古丁的焦油味道反倒是成为了喻文波生活里的常客。


  所以就算他自己不碰香烟,随身衣物上倒是经常沾染些,禁欲的,淡淡的烟草味道。

  但他也不管,就让那些味道沾染在自己身上,趁着自己分化很晚,做着信息素的伪装。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喻文波在直播的时候和史森明连麦双排,背后有个人点了根烟,打火机发出轻微的声响,史森明敏锐地捕捉到,发出语气略急的询问。
  



  喻文波当然慢慢地解释,轻轻地说他根本不碰那种东西。

  弹幕才闹着打趣起来,史森明也悄悄松了口气。


  他不喜欢尼古丁易上yin,但他喜欢烟火的清冷,渐渐的像极了他自己。





-


  喻文波当然是记自己的发情期的。


  一是Alpha就不怎么在身边,就算有了标记也只能经常打抑制剂,二是他不大好意思说出口,所以自己别扭地掐着时间以此为借口,趁机能问问史森明:


  “你来吗?”


  你会来看看我吗?


  虽然很多时候因为训练和比赛得到的答案都会是否定的,但喻文波还是乐此不疲。

  这大概是他表达思念的唯一方式。



  异地恋是艰难的,因为相见是艰难的。

  所以相思埋在两人心底,像个秘密一样发酵,成了瘾结。



  喻文波在见到史森明的时候对方正站在路口等他,穿着黑色的T恤,左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亮光照在他的嘴角,上扬着弧度。

  可他右手指间分明火星点点,在黑夜里若隐若现地闪着光亮。



  于是喻文波稀奇地停下了脚步,站在不远的地方,好奇地看着史森明抽烟的样子。

  不知是不是太暗的缘由,史森明的手指突然骨节分明起来,夹着细长的烟放进嘴里,盖在唇边投下的影子在脸上印下一片晦明,他轻轻咬着那层纸,又在齿间不明显的磨了磨,吸气的时候火星闪烁,烟灰散落些许,光压在他的眼底。


  喻文波饶有兴趣,像是瞧见什么稀奇事物一样盯着史森明抽烟。


  直到史森明悠长地吐出那一口长长的烟气,烟雾缭绕间他轻轻动了动喉结,就像吻他时那样,那一瞬清冷又漠然的眼尾下垂,像极了思念的眼神往上扬接住了很远的路灯洒下来的光芒,竟有些熠熠生辉的意味来。


  喻文波眯着眼睛,摸了摸后颈有些发热的腺体。



  冥冥之中史森明像是感觉到了他似的,一转眼就看到了他,光一下子跌进他的眼里,喻文波一震,还未散去的烟气像极了透明的帘子,缥缈得不知归处。

  史森明的表情很快恢复如初,他不经意地抖了抖烟灰,朝着喻文波走来,边走边说:


  “儿子抑制贴没贴稳?老远就闻到味儿了。”



  换来的是喻文波的嗤之以鼻,没搭腔。


  史森明扬了扬手里那根细长的烟,露出了很少会露出的痞笑,学着喻文波只翘起一边嘴角,伸手去抓喻文波的手。

  微凉,可掌心有热汗。


  史森明这才开口,“就一根。”

  喻文波还是没有说话,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史森明抽过烟以后也会像很多抽烟的人一样说话带着烟气——可这次和他闻到过的烟草味都不太一样。


  这是带着史森明独特的甜味,有着焦掉的糖浆和甜到腻掉的回味的烟草的辛辣——全然没有了那份刺激,只剩下那份清冷和平淡,还有让他平静的抚平剂。


  他突然就理解了什么是尼古丁的瘾。



-



  期间再说了什么他再记不清了,只记得史森明带着他上楼,又带着他进了房间里,手里还一直夹着那根烟,没抽,逗他玩儿似的把烟灰抖了一路,显摆似的。


  到史森明把那根燃着的烟架在床头的烟灰缸上去扭旁边顶灯的亮度的时候,喻文波望着那个燃着的烟头才出了神。

  发情期的热潮渐渐上头,史森明明明没有释放所有的信息素,他却总是感受到空气中的那份甜腻,和清冷的烟草味道混杂在一起,才让他清明几分。


  史森明会为了什么抽烟呢?

  记得以前朋友告诉他抽烟是减压的,所以想他或许是个花里胡哨的理由罢了。他也会觉得有压力吗?是什么给他的压力?是比赛?还是他?


  胡思乱想间喻文波才反应过来,心思一贯缜密的他此刻竟后知后觉的担忧,可他没想问出口,像以前尊重每个有烟瘾的人一样,他不想问出那个原因。


  可千言万语早就到了嘴边,鬼使神差的,他只脱口问出一句话:“什么味儿啊?”

  史森明听后笑了出声,他转过身来重新夹起那根烟。


  “小孩子不能抽烟哦,别想是什么味道。”

  说罢才又轻轻放进嘴里。



  喻文波逆着光看他,眼里迷蒙着情潮,其实根本就看不清明,烟头火星闪烁着,光落在史森明指尖,他没有狠狠地吸,而是只啜了一口,目光里带笑,慢慢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甜的,发腻。



  史森明看着他,在一片晦冥里贪恋着他的光芒一样,那像极了上瘾者对尼古丁的爱恋和垂涎,是渴望攫取和占有的Alpha独有的侵略。



  他没等史森明把那口烟吐出来就将唇覆了上去。


  于是他生平第一次尝到了烟的味道。







-


  史森明手指圈着喻文波的发梢玩,感受着Omega蜷在他怀里轻喘的频率,情潮里的小猫却终于清明几分,恼羞地露出尖牙轻轻在他肩头咬了一口。


  史森明吃痛嘶叫一声,轻轻偏头询问:“怎么了?”


  喻文波心满意足地留下了牙印,嗓音沙哑地答:“你他妈…以后别抽烟了。”


  史森明一愣,那股烟味要已被甜腻的信息素盖去,原本以为喻文波是恼那不适的味道,此刻他终于从那个混杂着烟气的吻里咂摸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来。

  “怎么了?”于是他这次小心翼翼地问。


  喻文波伏在他肩头轻轻呼气。


  我能说什么?

  说让你压力别那么大,办法总比困难多?

  还是让你别那么担心,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会去?



  喻文波竟第一次恼怒起自己的不会说话来,他一向不擅长劝慰,更别说是对恋人。

  可他们一向心照不宣,喻文波知道他说不出来的话史森明也能理解。


  于是他黏糊糊地说:“对身体不好。”末了又想什么似的加了一句:“我在。”

  史森明失笑,只轻轻应了一声,却一下懂得喻文波想说什么来。



  直到喻文波呼吸渐渐平稳,昏昏沉沉地睡去,史森明才贪婪地望着他回过味来。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遮遮掩掩,只是他不主动说,他抽烟确实是为了减压——可让他上瘾的不是烟草,而是喻文波。


  为他担心,为他思念,为他恼怒,生活里的一切仿佛都和他连在一起,外面的世界仿佛太乱,一点都不会照顾他的Omega。

  可他的Omega不需要照顾,他只会在万千利剑齐齐射向他的时候,一声不吭全部吞下,接着转头对他追上来的安慰性的询问回一句:

  “够用。”


  神色自若,像逆着光走的英雄。



  “好。”他轻声应下。

  他得戒烟,但他戒不了喻文波。



  于是他轻声说着,不是承诺或是誓言,那更像是盖棺定论的结论,要从那几年前的并肩光阴要一直延续到光怪陆离的未来——

  那是一句,几乎美得像是轻声的喟叹般的:



  “我爱你。”


-




  你才是我的yin。





END.





  

评论(12)
热度(191)

© 酤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