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快乐。”

❗史喻only 偶尔去喻史蹭粮❗
❗是个圆规 墙头很多❗
阴阳怪气 德云社
喜欢的人也很多

头像和背景都是自己拍的
励志做一个相声博主

【喧嚣】什么 我通缉了我的男朋友

【chapter 1】
·明日方舟背景paro ooc都是我的
·系列文 但这几篇有剧情 是连着的
·我本来是真的想写沙雕文的dbq


这个系列的剧情是正剧 所以我把标题搞沙雕了一点(偷笑



方舟paro具体设定点这里

我怕有人说写得像原创 过会儿会补一个人物设定



萨卡兹(恶魔)近卫史森明x萨科塔(天使)狙击喻文波


-



  天灾的降临毫无预兆,所有的检测系统像是失灵了一般,世界末日一般的陨石雨倾泻而下,霎时吞没了半个城市。



  史森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户外疏散工作太过于忙碌,他尽他可能地率先保护着已感染干员,途中还要和其他队员保持联系。




  一切都好像被撕裂开来。


  史森明听着自己的心跳,四肢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他抬头只看到就像要垮下来的天空,一瞬间只觉得无力又绝望。



  可天边突然出现了光亮,意料之外地照亮了半边天空,史森明揉了揉眼睛,只看到一个人影。但他缓缓放慢的身体猛地撞到从背后跑来的重装,但他本来脑袋就嗡嗡地响,根本感觉不到痛。



  那是神吗。


  他绝望地睁开了眼,好像看到了有翅膀的天使。




  可那确实是个萨科塔,身后陨石雨不停的,发着光的,眼睛比那光还要亮的。



  那人在光亮对着他轻轻地说:



  “是我。”





  史森明一瞬间睁开眼,天光猛然大亮。



  还没有错回的呼吸急促,心跳速度失常,背后的冷汗直往外冒。





  是梦。




-



  “史森明,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吗?”


  天台,田野抱着腿坐在地上,问睡在旁边丝毫不注意形象的史森明。


  “你指什么?”史森明懒洋洋地回他。


  “有萨科塔一路追杀你…然后你为了逃命,来拉普拉纯属巧合?这也太扯了拜托——还通缉令?居然有萨科塔能杀得了你,当年刚来拉普拉的时候谁打得过你啊,编的吧哥。”


  史森明慢慢坐起来,看着像是刚刚撕裂开来的天空出神。


  “狗爷面前这么说,我面前就不必了吧,”田野侧过身来,“这么多年了,耿耿于怀的话为什么现在才说?”


  史森明一巴掌糊在田野头上的耳朵上,菲林族耳朵天生敏感,田野缩头就要口吐莲花:

  “nm手给老子拿开…”


  “小气…摸一下又不会死。”史森明这才说话。

  “我的记忆好像被删除过。”


  “嗯?”田野摸着发型回过头来。


  “我最近才想起他来,但我不知道是谁。”史森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只记得他拿枪口对着我,让我走,所以我猜他是个萨科塔。”


  “可你为什么记得他的名字?”

  


   他默不作声。



  “他是真的想杀了你吗?”田野若有所思地抬头问。

  史森明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找到他。”


 “你发布的可是通缉令,”田野拍拍屁股站起来,“你很恨他吧。”



  史森明突然低了头。

  周围很安静,只有不详的风呼啸而过,拂过千疮百孔的边境大地,像是不懂人情世故地带走每个人的感情。



  田野点点头,转身下楼去。



  史森明把护身符又放回衣服里,慢吞吞地站起来摸出战术手套戴上。





  “我好像…很爱他。”


  他喃喃道,不知是在和谁说话。



-




  最近天灾的肆虐越来越频繁,拉普拉作为最大的,且具有最强大的军事组织的移动城市,自然是接收着越来越多的流民。


  于是今天的人格外的多,前几日隔壁一座名叫艾格的移动城市遭到了毫无预兆的天灾袭击,由于没有自治的军队,民间也没有民军组织,人们四下逃窜,最后没能保住自己的家园,许多人家破人亡,也死在了天灾里。

  但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或者走好运的人们活了下来,看着千疮百孔的家园,他们不约而同地互相扶持着来到了拉普拉城,企图得到帮助。




  一个近卫队员费力地穿梭过人群,终于跑到人群中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对着队员围着的人面前立正:“报告队长!”


  “一定要一个一个筛查矿石病的感染情况……怎么了?”人群中间少年模样的人转过头来。


  这是史森明,拉普拉的狙击uzi的近卫ming,同样在拉普拉是一流的作战能手。



  今天他没有被抓去分析作战记录,却被打发来处理流民,本以为是个轻松差事,结果到处出的事故把他头都搞大了两圈。


  “队长!还是筛查矿石病那边出了问题!”近卫队员喘着气说,“有个小孩儿不配合检查!”

  “啧嘶……这都是今天第几个了,矿石病闹着玩儿吗。”史森明用手掐红了眉心,“控制不住就镇静剂强行检查,实在控制不了就带来见我。


  然后他转头看着旁边正在计算医疗补给的田野,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地问:

  “击杀流民算不算违纪?”



  田野:……

  他装作没有听到走远了。




  “不是,队长,这个我们真控制不住,”那队员说,“您可能要亲自过去一趟。”

  “怎么那么麻烦啊——”史森明伸了个懒腰,露出腰间的短刀,“走吧,去看看。”



  不远处是真的闹出了动静。


  近处的拉普拉近卫队员都聚过来了,甚至远处放哨的术士干员都有所察觉,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史森明一边绕过一个个近卫队员,嘴里一边嘟囔:“这位神仙排面还挺大…咱无人机都是闲置的吗,也不管用。”

  队员见他来了便一个个让开,露出临时搭建的矿石病检查站来。


  所有的医疗干员和设备都被无人机保护起来,近卫和重装干员围成圈保护其他流民,四周空荡荡的,居然没人敢靠近中间那人。

  史森明扒开最后一位队员探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分明是个萨科塔。



  “你们怎么连这种远程都搞不定?”史森明皱眉问身旁的特种小队队长,那人没说话,只一弹面罩露出脸来。

  “浩轩你怎么在这儿?”史森明吓一跳,“为了不去分析作战记录你也太拼了吧!!”

  “……那个过会儿解释,先解决眼前的,”洪浩轩压低身子,“这个萨科塔好像不只会射击。”


  “连你都搞不定?”史森明惊疑不定,“那我来……人呢?”

  “小心!”



  尖锐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史森明抽刀的速度快到肉眼都看不清了,他看都没看就知道往哪里格挡——短刀出鞘正好架在对面的长刀上。

  “哼,”史森明冷哼一声,“还会用刀伤我的人,你这小屁孩儿还挺会玩儿。”


  对面不屑地一撇嘴角,撤力就要再砍。


  史森明眯起带着血气的眼睛,一边打趣道:“跟我比武?无人机我都不用,让你一只手行不行?”

  回答他的只有刀锋的破空声。



  不过史森明真的收起一只手来,一抛短刀往前一推遍又卡住笨拙的长刀。


  “不就检查个传染病,扎一针就好了,”他说,“小孩子怕扎针啊?”

  “你他妈不说话会死吗?”对面终于出了声。



  史森明讶然,这声音分明和他差不多大的样子,面孔倒是看起来年轻多了,可能是因为皮肤白,萨科塔独有的光环悬在头顶都没有他的眼睛亮。


  不等他说下句话对方提刀又是砍,这次出刀的速度快多了,史森明一晃还差点没躲过,紧接着又是一刀接着一刀,史森明终是觉得棘手起来。

  早知道就不吹牛逼了啊!!



  “你他妈不是个…萨科塔吗!”史森明怒吼,“为什么会使刀啊!!”

  “你以为拉特兰人只会打枪吗,”对方有着不属于拉特兰的说话风格,“你也太孤陋寡闻了。”



  史森明一挑眉觉得有趣起来,闪过几道劲风,从对方刀刃的缝隙里穿过。



  毕竟是拉普拉的近卫,实力总还是有的。

  于是他巧妙地找到破绽,一刀把笨拙的刀刃拍开,那人一没抓住,长刀直接脱了手。接着史森明用漂亮的速度闪到了他的面前——直到两人的距离只剩下咫尺。


  史森明这才看清他的眼睛,急剧缩小的瞳孔深邃而沉重,像装着大海。


  于是他用刀背抬起他的下巴,刚劲的刀风掀开他的领口,露出紧贴着锁骨的金属碎片。


  “我赢了。”史森明轻笑。




-




  “现在可以扎针了吧!!打不过给我叫爸爸!儿子扎针去!!”

  “我不需要爸爸!我自己可以当爹!”

  “给老子闭嘴!!”





-




  没见过萨科塔这么暴躁的,天使不应该都要么可可爱爱要么高岭之花吗,这个喜欢口吐莲花没枪就拿刀的小屁孩一点都不萨科塔——还挺像萨卡兹的。



  史森明咂咂嘴,站在旁边看那小孩儿扎针。

  喻文波被盯烦了,又因为刚刚没打过,只能转头瞪他。



  史森明朝他做了个鬼脸:“父子局,打不过我就是你爹。”

  喻文波起身又要发难:“老子……”



  结果被面前的医疗干员摁住——鬼知道他一个奶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喻文波转头,只看到一张微笑的脸,手里还拿着个针头。

  样子像极了拉特兰童话里写的死神,手里拿着的仿佛是要纳他命来的镰刀,喻文波打了个寒战。



  “再给我动一下试试?”

  死神说话了。



  喻文波吓得缩回原地。



  “哎呀田野你不要这么凶嘛,”一旁的史森明呼噜了一下田野的毛,“毕竟以后就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田野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史森明一眼,然后继续忙着手里的化验工作。



  因为是特殊情况,防止他又制造麻烦,喻文波由他们俩队长单独处理,此时在一片空地上只有他们三个人,周围的人都离得很远。


  史森明没事干又走不开,左顾右盼了许久,最后发现周围有些新奇的事情就只有面前的萨科塔。他索性就只盯着喻文波看,眼里倒映着闪着光的光环。


  喻文波舔了舔嘴角还没结疤的血痂,不耐烦的眼神看着远处在安顿流民的近卫队员,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像极了个乖巧的瓷娃娃。

  联想到之前监测到的天灾规模,史森明突然心生怜爱,戴着战术手套的手无意识地蜷缩,悄悄缩在身后。眼神里的好奇多了一份奇怪的意味。



  “喏。”他努努嘴。

  “嗯?”喻文波把眼神收回来看着他,一下和他溢出来的怜爱撞了个满怀。


  史森明也不动,就那么问他:“你叫什么?”

  这个问题他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喻文波看着萨卡兹天生就有些发红的眸子,一时舌头竟打了结,不知道说什么。



  远处突然跑来一个和喻文波一般打扮的术士,史森明的注意力迅速被吸引过去,没有看到喻文波注视着他的眼睛。


  史森明朝那人走去,想去问问情况。结果只见那人边走边喊,说话好像还带点奇怪口音:

  “不好意思这我家小孩,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



  “jackeylove。”




  史森明登时顿住了,要去和那术士交涉的步子冻在了原地。

  他艰难地转头。


  “…什么?”

  “jackeylove。我叫。”


  喻文波看着愣在原地的萨卡兹,不以为意地说道。




-




  机械的女声在背后不适时地响起:


  “监测到血液源石结晶密度异常,请进行进一步造影检查。”





TBC.

-----------------------------------

写得有一丝扯淡 但是爽

老子不是写的原创 

如果有人说老子写的像原创不是同人我就把小火龙丢你脸上

(日 我还没有小火龙




评论(8)
热度(72)

© 酤酒 | Powered by LOFTER